首頁 > 正文
敢向絕壁要“天路”——記當代“愚公”毛相林
2020年11月16日 15:53 來源: 新華社

  新華社重慶11月16日電 題:敢向絕壁要“天路”——記當代“愚公”毛相林

  新華社記者韓振 周文衝

  深秋,山谷。一條路,蜿蜒曲折如蒼龍,一頭扎入谷底村莊,一頭通向羣山之巔。這是下莊村的出山公路。

2020年7月3日在下莊村拍攝的毛相林。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

2020年7月3日拍攝的下莊村(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

下莊村通往外界的公路(2020年7月3日攝,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

  “我幹了40多年村幹部,最大的事情就是修了這條路。”重慶市巫山縣下莊村村委會主任毛相林舉目四望。那片山,曾將祖祖輩輩死死困住;山上,埋着6個為修路犧牲的兄弟……

  16年前,毛相林率領100多名下莊村民,硬是用雙手在山中鑿出了這條8公里長的公路。接着,毛相林和村民們不等不靠,敢想敢幹,決戰貧困,續寫“愚公移山”新篇。

兩名下莊村村民騎着摩托車行駛在下莊村通往外界的公路上(2017年6月7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

毛相林(右一)在下莊精神陳列館內講述當年修路的故事(2020年7月3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

毛相林(左一)在下莊精神陳列館內講述當年修路的故事(2020年7月3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

  “摳也要為子孫後代摳出一條路來”

  1997年,38歲的下莊村黨支部書記兼村委會主任毛相林,作出驚人決定——修公路。

  下莊村位於重慶市巫山縣竹賢鄉,被四面千米高山絕壁合圍,猶如坐在一口井中,修路難如登天。

  當時唯一的出村路,是一條“108道拐”的古道,去縣城一來一回至少4天。住在“井底”的近400名下莊村民,近一半人一輩子沒走出過大山。貧窮閉塞成為下莊人難以擺脱的宿命。

毛相林在採摘脆李(2020年7月3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

毛相林在地裏勞作(2020年7月3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

工人對下莊村通往外界的公路進行道路硬化施工(2017年6月7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

  “咱不能一直當窮漢,就算再難,我也要帶頭衝一衝。”毛相林在村民大會上給大家鼓勁:“山鑿一尺寬一尺,路修一丈長一丈。這輩人修不出路來,下輩人接着修,摳也要摳出一條路來。”

  那年冬天,改變下莊人命運的這條路開工了。全村青壯年帶着工具和乾糧上山,吃住在山洞,睡覺就在腰間拴根繩子,另一頭在老樹根上打個結,以防夜裏翻身掉下懸崖。為了早日修通公路,毛相林在山上住了3個月沒回家。

  修路遠比想象的難。四周陡峭巖壁,很難找到落腳之地,膽子大的腰繫長繩站在籮筐裏,吊在幾百米高的懸崖邊鑽炮眼,先炸出一小塊立足之地,再用鋤頭、鋼釺和大錘,一塊一塊把石頭鑿下來。

  村民楊亨雙回憶,有一次鑽炮眼,他站在懸崖邊,腿抖得兇,頭頂還不時掉碎石。就在那時,毛相林説,你們都別動,我先下去探探底,一個人繫上繩子下去了。工地上,遇到危險情況,毛相林總是第一個上,最重的活總是他帶頭幹。

參與修路的下莊村村民在懸崖峭壁上打炮眼(資料照片)。新華社發

參與修路的下莊村村民把“廚房”搬到了施工現場(資料照片)。新華社發

  “路必須修下去,人不能白死”

  開工修路第三年,不到兩個月,接連有2名修路的村民獻身。

  26歲的村民沈慶富,在修路時被一塊巨石砸中,滾下幾百米深的山谷。安葬沈慶富沒多久,專門從外地回鄉修路的36歲村民黃會元,也被滾落的石頭砸中。

  村民自發前來,為黃會元送行。看着黃會元悲痛欲絕的家人,毛相林無比愧疚,他聲音顫抖着問大家:“如果再修下去,可能還要死人。今天大家表個態,這路到底修還是不修?”

  “修!”有人大聲吼道。迴應的人,正是黃會元的父親黃益坤。“我兒子死得光榮。路必須修下去,人不能白死。”老人説。

  在場所有人舉起了手。毛相林忍住淚水,立下誓言:就算我們這代人窮10年、苦10年,也要把路修下去,讓下一代人過上好日子。

  此後,又有4名村民為修路獻出了生命。為早日走出大山、拔掉窮根,下莊人沒有退縮。2004年,在毛相林帶領下,下莊村人用了整整7年時間,終於在絕壁上鑿出了一條8公里長、2米寬的機耕道。

  這是他們走出大山的路,這是他們走出貧困的路——下莊人祖祖輩輩的夢想終於變成了現實!

毛相林(前)經過下莊村用於農業生產的水池(2020年7月3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

57歲的下莊村村民楊元鼎在自家開辦的民宿內整理牀鋪(2020年7月3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

  “還要讓外面的人走進來”

  雖然出山公路通了,但在當時,大多數下莊村民還生活在貧困線下。毛相林“趁熱打鐵”,帶領村民種植柑橘,力爭儘快脱貧。

  不曾想,村裏的500畝柑橘生蟲,幾乎絕收。毛相林召開村民大會,當眾檢討:“發展產業不能靠蠻幹,做事不怕失敗,關鍵是要從失敗中找到原因。”

  村民們又一次支持他。大家説,當年修路那麼苦都過來了,現在這點困難算什麼?

  縣裏派來了柑橘栽種技術專家,手把手培訓村民。幾年後,村裏柑橘產業“起死回生”,去年柑橘產量接近40噸。今年的柑橘就要上市了,毛相林説,產量比去年還高。

  今年61歲的毛相林,把最好年華獻給了這片土地。2015年,下莊村整村脱貧;到2019年底,全村累計64户269人穩定脱貧,貧困發生率降為0.29%,人均收入達1.2萬元。

  從這條路走出的年輕後輩,正在接棒家鄉的振興事業。29歲的毛連長,回到下莊做電商,叫賣柑橘、西瓜等土貨;27歲的彭淦,是下莊走出去的第一批大學生,回到家鄉成為一名教師……

  毛相林還有更大的夢想:不單下莊人要走出去,還要讓外面的人走進來。近年來,巫山縣發展鄉村旅遊,下莊村19棟農房改造成民宿,開始接待山外來的遊客。“再過兩三年,旅遊搞起來,我們的收入還會翻番。”毛相林信心滿滿。

編輯: 王龍博
精彩圖片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6746135